星期一, 1月 08, 2007

說說我的攝影興趣吧(一)

我的攝影興趣,是從遺傳而來呢?還是從好色而來呢?這也是我想了解的一件事。

小時後,相機是一項高價的東西,也不是家家戶戶都能擁有的。但是我家中有一台可以調整光圈、快門速度、鏡頭焦距的單眼相機,大部份時間他鎖在家中有號碼鎖的那個櫥櫃中,那是老爸不知啥時買的一台寶貝。炫的是,家中還有一台幻燈機,可以將幻燈片投射在牆壁上面,有時老爸心血來潮就放給我們看看,不管是他去非洲時拍的,或是他跟媽媽或是其他親戚拍的,但是我們小孩子的部份很像就已經改由負片來拍攝比較多了,記憶中到是很少有看到我們小孩子的幻燈片了。但是印象最深的是有幾張脫光光身裁很好的的裸女照片,一開始我們還想說媽媽怎會拍這樣裸露的相片,後來才知道那是老爸在年輕時,拍攝的人體照,模特兒據說還是台灣第一個人體模特兒,看了真讓人臉紅心跳的。後來才知道,老爸年輕時也是跟郎靜山、江村雄等攝影界有名的人士有過一起玩攝影的顯赫過去,他的作品很像還得過啥獎的,只可惜年代已久,不可考也。

後來,在員林東山的老家中找到了一本過期不曉得多久的攝影天地,封面又是個大裸女,內容中也是蠻多裸女照片的,在那不用露到兩點,只要露大腿或是小屁股都算是色情的年代,居然有這種書籍可以大膽的刊出三點全露的照片,並且還是合法的藝術,那本書,我當然就珍而藏之仔細研讀囉!

從國小六年級的畢業旅行(其實我們國小那麼小,沒有畢業旅行)只是自己的一個算是郊遊行程,我跟老爸借了他的寶貝單眼相機後,當時他也慷慨的借我這個小毛頭那台相機並且幫我出了底片跟沖洗照片的錢。學校有個蔡老師也喜歡攝影的居然說我照的不錯時,我突然發覺,我可能有這方面的天份。所以藉由發掘自己潛能與能夠觀看賞心悅目的裸女圖片的藉口,我努力研讀那本攝影天地。並且剛好那本書中有個專題是類似攝影十大概念之類的文章(真正名稱不可考)。當然,一個初練武功的人,怎能懂得易筋經的心法,或是降龍十八掌的掌法呢?自然我也是看不懂那所謂的十大概念之類的東西,我就很自然的去問老爸,誰知得到的答案居然是:『攝影是有錢有閒人玩的東西、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

以當時一捲富士彩色負片底片ASA100 36張 NT$160,洗一張3x5照片 NT$6塊的時代,老爸當年月薪應該不超過兩萬塊錢,而我在國小六年級是沒有零用錢的狀況下,那真是不太可能培養起來的興趣。還好我上了國中,開始有一個月新台幣三百塊零用錢的生活。當時同學中有幾個家中經濟狀況好的同學,用的是Canon或是Nikon的單眼相機,老爸禁止我玩這種有錢人的玩具狀況下,我只好偷偷的學會開那個要左轉三圈、右轉兩圈再左轉一圈的櫥櫃密碼鎖,在他不注意時,偷偷把他的Pentax 單眼相機拿出來偷拍。一個月的零用錢,只能讓我照不到一捲的底片,前提是要在人家上福利社吃冰喝涼水時我都不能動心動念。除了參研那十大概念之外,我還跑到當時嘉義的地下書城去把所有的攝影的書看遍了,突然有一天,就像是開竅似的,我看得懂那十大概念了。其實現在想想也不過是些光圈與景深、構圖、快門速度、閃光燈同步速度等等的基本技巧。因為相機被我玩到測光表的電池蓋掉了,老爸也應該是知道了我有偷玩他的相機,又把我叫到旁邊去臭罵與耳提面命了一翻,為什麼玩這個是需要錢跟閒的理論等等,他拒絕借我他的相機(雖然他也偷偷的去修好了他的那個電池蓋),要玩相機只剩下冒著被打的風險或是自己買一台新相機了。這時間所拍的相片,大多是很簡單的只能要求曝光正確,焦距正確構圖不要偏差太多的照片。

我就在邊偷用老爸相機同時,考上了嘉義高中,也跟嘉義一家攝影器材店的老闆(華山照相館歐老闆)混的超熟,每天到他店裡報到去看新出來的相機與功能,當初看上了兩個目標,一是Pentax的Program A, 一是minolta(正確型號忘了??700??)的相機,前者較後者為貴,但是兩台我都買不起,都要台幣一萬塊錢以上。於是我跟老媽爭取當年的壓歲錢第一次不用上繳存定存給我自己使用,除此之外,也跟老闆談好了不足的錢,每個月分期付款給他五百塊還是一千塊錢直到繳清為止。大概是老天可憐我吧!老媽也可憐我吧!老闆也可憐我吧!我就買了我的第一台相機,因為對老爸那台相機的情感因素,我選了pentax的program A,鏡頭還買了個蔡司的35-135的變焦鏡頭。天阿!我真是太幸福了,擁有我自己的相機了,雖然我高中的零用錢增加到一個星期三百塊錢台幣,但是那是含我的早餐跟午餐飯錢,於是乎我過著不吃這兩餐的習慣來養我的貸款,付清後,我依舊保持這樣的習慣來支付我的底片跟沖洗照片支出。嘉義當時有家叫世昌的沖洗店小老闆也是看得起我吧!不收我沖片費,還常常算我超便宜的價格洗照片,讓真的大老闆(就是他哥哥跟他嫂子看到我總是白眼),還有認識了現在嘉義伊士曼沖洗店的老闆跟老闆娘,老闆娘印相補色的功力一流令人難忘。

高一上學期進了要挑選才能進的天文社攝影組,因為當時嘉中居然沒有攝影社。高一下,攝影社成立,馬上退掉天文社進了攝影社,也因為當時大概玩的人沒有人這麼瘋狂的,所以一進去就當了副社長(社長照例由高二學長擔任),一升高二當然就是社長囉!但是基於物資奇缺的年代,連原本的指導老師也因事務繁忙不願再指導了,本來要解散的攝影社,由我去跟訓育組長力爭之下,由他掛名不上課,但就由小弟指導上課延續了攝影社的生命,帶著一堆連相機都沒有的人跟他們講解光圈、快門....等等我所練功參悟的心法,再集資購入的底片與我及幾位有相機的社員提供相機下,大家試著去操作體驗一些攝影的基本技巧與手法。 ........待續

2 意見:

Double Chiang 提到...

原來你是這樣玩的啊,有些我知道,有些我就不清楚了。還記得華山的老闆呢。

灰霧 提到...

要是能幫那些人體model打光或是上粉, 我就能很滿意了: )

如果以前就能用數位相機拍照, 就可以省下不少底片和沖印費了, 而且也沒有底片保存的問題.

攝影不簡單, 光想要有個好構圖就得要有點天份了. 我是沒啥天份, 所以還是去幫model打光比較實在.